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涯共此时】

☆思想有多远道路就有多远 思路有多开阔天地就有多广阔☆

 
 
 

日志

 
 

烦扰的心灵  

2014-05-24 21:26:18|  分类: 【散文名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烦扰的心灵 - 天之涯 - 【天涯共此时】

 

烦扰的心灵

作者:霍桑
编辑:天之涯

烦扰的心灵 - 天之涯 - 【天涯共此时】

 

当你从午夜的梦魇中惊醒,魂不守舍之时,该是怎样一个奇异的时刻啊!猛然睁开双眼,惊奇地发现你梦中的角色与情景竟一一汇聚在你的床边,在它们即将消隐的瞬间,你匆匆地扫他们一眼。或许,换一种比喻,当你在一瞬间发现自己正置身于梦幻般的王国里——睡眠则是通往该王国的通行证,你清楚地看到王国中幽灵般的居民和奇异的景象,感受着眼前不曾熟悉的一切事物。而只要你的酣梦被扰,这样的梦境便会转瞬即逝。教堂的钟声随着微风飘然而至,那样遥远,那样空灵。你认真地问自己,是否有人从伫立你梦中的灰塔中悄悄偷来这钟声送给你原本醒着的耳朵。就在这种疑问悬而未解之时,另一座钟又发出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和这风,穿过梦中的城市,来到耳畔,声音如此浑厚,在周围投下了一阵冗长而低沉的回声。这时,你才确定,这钟声一定是来自附近某座教堂的尖塔。你计算钟鸣——一下——两下——然后,它不再发声,随之而来的,便是那低沉的回音,就好像那座钟拼尽了仅存的力气奏鸣了最后一响。
如果你能在一整夜的酣眠中抽出一小时保持清醒,那便是这样的时刻了。如果你的就寝时间很合理,往往于夜里十一点入眠,那么整夜的酣眠完全可将前一日的疲惫一扫而光。直到“遥远的中国”将明媚的阳光洒向你的窗口,你面前几乎呈现出整个夏夜的情形——留下一小时陷入沉思,将心门半掩,留下两小时沉浸在陌生却又美妙的梦境之中,将平日里的快乐与忧愁一并忘却。起床属于另一段时间,而且显得如此遥远——带着沮丧的心情从温暖的被子里爬出来,置身于清冷的空气之中,这不是眼前所要考虑的。昨天已经消逝在过去的影子里;新的一天还未曾出现。你寻到了一个中间地带,生活的琐事不会来烦扰;眼前的时刻正徘徊不去,成为真实的存在。时光老人发现这里无人注意他,于是他便坐下来歇息一下。哦,但愿他会这样沉沉地睡去,让时光停留,人们永远不会老去。
迄今为止,你一直安静地躺在那里,因为哪怕是最轻微的动作也会将你的酣眠搅成碎片。而此刻,你却感到无比清醒,透过半掩的窗帘向外瞥去,只见玻璃上尽是冰霜留下的杰作,而每片玻璃仿佛都在向人们呈现着一个已被冻结的梦。在听到唤我吃早餐的声音之前,有足够的时间找出它们的相似之处。透过窗子未结霜的地方向外望去,被冰雪覆盖的银山并未上升。最醒目的就是尖塔,白色的塔尖指引着你望向飘雪的天空。你几乎能看清刚刚报时的那座钟身上的数字。如此寒冷的天气,琼雪覆盖的屋顶,结冰的狭长街道,到处都是熠熠闪亮的白色,远处的水已经凝成冰岩。就在你身上裹着四床毛毯外加一条毛制被子,眼前这种景象仍会令你不禁打起寒颤。可是,快看看那颗璀璨的明星吧!它的光亮与其他任何一颗星星都不同,竟然比月光更深邃,它将窗扉的影子投在床上,影子的轮廓如此模糊。
你把身体蜷缩在被子下面,将头也一并蒙住,却依然颤栗着,不过,身体的寒冷要比想象基极地空气所带来的寒冷逊色得多。实在是冷极了,出门已经成为一种奢望。这一刻,你只想躲在被子里,享受着温暖与舒适,如同一只壳中的牡蛎,满足于眼前这慵懒的沉迷;除了你正重温的那份诱人的温暖,已意识不到任何东西。啊!那个念头竟成了引爆可怕后果的导火索。一想到那些逝去的人正裹着冰冷的裹尸布躺在狭小的棺木里;想到这阴沉的天空笼罩下的墓地正被飘花层层覆盖,凄厉的寒风正在陵墓外呼号时,你不得不产生这样的幻想——这样的环境中,他们正蜷缩着身体瑟瑟发抖。这种阴郁的想法不断在心中淤积起来,最终将你原本清醒的一小时无情扰乱了。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座墓穴和一所地牢,尽管明媚的阳光、悦耳的音乐,以及肆意的狂欢能够让我们暂时忘却它们和它们所掩埋的死者及关押的囚犯。但有时,尤其是在午夜时分,那扇黑暗之门就会砰然大开。沉浸在这种思绪的一小时中,心灵会因过度的敏感而产生一种消极的思想,所有的活力消失殆尽。这种想象犹如一面镜子,你没有可选择或可控制的力量,只能将思绪中的一切变得栩栩如生。然后,便祈求你心中的悲伤沉沉睡去,祈求悔恨的兄弟不要打破兄弟情谊。太晚了!一辆灵车悄悄滑向你的床边,激情与感情已化为人形,隐现在车中,而心中的一切都已幻化成模糊的幽灵。这是你最初的悲哀,一个面色惨白、与初恋相似的年轻女子,前来哀悼,这真是一种凄艳的美,她郁悒的脸上显现出一种圣洁的光辉,素朴的丧服更为她平添了几分典雅。紧接着,眼前出现了一个被毁坏了的原本可爱的幽灵;金发中夹杂着尘土;鲜艳的衣服都已经褪色且破烂不堪;低垂的头时而微抬,偷看你一眼,像是受到责备——她就是你曾钟情的“希望”,现在,人民已称她为“失望”。随即又出现了一个更加狂妄的影子,他双眉紧锁,表情和姿态均透着一种无可抗拒的威严,除了“不幸”再无其他字更适合他,他是掌控你命运的恶魔,只会为你带去不祥之兆。也许在你涉世之初曾因犯错而受制于这个魔鬼,而一旦你屈从于他,便要一生受其奴役。看啊!那隐现于黑暗之中的一张张狰狞的脸!那因轻蔑而歪翘的嘴唇!那因嘲讽而变得活灵活现的眼珠1那触痛你心灵的尖尖手指!还记得那些即使藏匿于偏僻的深山之中你仍会因羞愧而脸红的蠢事吗?那么你就必须承认你的“羞耻”。
走开,这帮讨厌的东西!对于一个无法入眠的可怜虫而言,将他团团围住的并不是更加凶残的家伙,而是一群藏匿于一颗负罪之心的魔鬼,而地狱就筑在那颗心中。如果“懊悔”以一个被伤害的朋友的形象出现在你面前会怎样?假如魔鬼穿着女人的衣裙,在罪恶与孤寂中带着一种凄美慢慢躺在你身边,又会怎样?假如他像一具僵尸一样站在你的床边,裹尸布上带着血迹,又会怎样?即使没有这样的罪行,这可怕的梦魇已经够令人难以忍受了;这渐渐沉默的灵魂,这充满寒意的郁悒,这脑海中模糊不清的恐惧与充斥在房间里的黑暗融合在一起。
经过拼命的挣扎,你终于坐直了身子,从一种为曾丧失意识的睡眠中惊醒,疯狂地扫视着床铺四周,仿佛在你那烦忧的心灵之外魔鬼无处不在。与此同时,即将燃尽的炉火发出一丝微弱的光,使整间房子都笼罩在一片灰白之中;火光透过半掩的卧室门,摇曳不定,但却未能驱散室内的昏暗。你的双眼搜索着任何能够使你相信自己正处在现实世界的东西。你急切的目光一一掠过炉旁的桌子,桌上的一本书,书页间一把象牙色的小刀,一封未展开的书信,一顶帽子和掉在地上的手套——只看到这些,炉火就毁灭了,整个景象也随即消失。尽管黑暗吞噬了现实,但刚刚映入眼帘的画面仍存留在心底和眼中。整间屋子再次暗淡起来,但心中却不再萦绕同样的阴郁。
当你再次躺下来,你想——小声说出来——在这样一个孤寂的黑夜之中,感受着一种比自己的呼吸更加轻柔的气息,一个更加温柔的胸脯的轻轻触压,一颗更纯洁的心灵的静静跳动,并把这份平和而安宁的气息传递给你那烦忧的心灵,正如一位多情的睡美人把你引入她的梦境。尽管她只属于那转瞬即逝的画面,但她还是感染了你。在半梦半醒之际,你来到了一个繁华似锦的地方,这时,你想像中的图画便一一呈现在你眼前,虽不连贯,但却被一种弥漫着的喜悦与美好的气氛所感染。
那些美好回忆在阳光下熠熠闪亮,伴着校舍前那株老树下斑驳的树影,以及乡间小路上孩子们的嬉戏和欢笑不停地旋转飞舞。你伫立在晴日飘洒的细雨中,在阳光掩映的林间漫步,仰头看着那道灿烂的彩虹,如同汇集了层横亘在美国内如琼雪飘飞的尼亚加拉大瀑布两侧所有彩虹的光辉。你的思绪转向一位新婚不久的年轻人,幸福与喜悦正在新房中荡漾;春天的鸟儿正在它们新建的巢穴兴奋地飞来舞去,不停地歌唱,可你的心却在为这两种快乐而悸动。你感到远航的小船正在冰封钱快乐扬航;你看到了玫瑰般娇艳的少女们在最后一支欢快的舞曲中翩翩起舞时那极富韵律感的双足;你发现自己正坐在拥挤嘈杂、灯火辉煌的剧院大厅里,看那帷幕徐徐而落。
你极不情愿地恢复了意识,通过现实生活与那如梦如幻的一小时相比,你发觉自己正处在半梦半醒之间。在这两者之中,你神秘地出现,通过一种只能发生,却无法驾驭的变化,进入更高一层的神奇氛围中。这一刻,远处的钟声再度传来,声音却越来越微弱,而你也沉沉地陷入了梦中的旷野。这是为暂时的离世而鸣的丧钟。你的灵魂已离你而去,像个自由人一样漫游,置身于朦胧世界的人群之中,看到奇异的风景,却不感到一丝惊异和忧伤。那最后的变化竟如此平静,灵魂进入永恒之家的入口,竟没有任何阻隔,就像置身于熟悉的事物之中!
常做梦,当看到这篇散文的时候,超喜欢。喜欢这样蒙太奇意识流的写法和如此细腻的心理过程描写。于是我写下了《我的床》:

我的床有一股莫名的力量
躺上去,像个汉堡
思绪就开始翱翔
有时候我一下子就入眠,酣眠
有时候我辗辗转转难以入眠
有时候我午夜梦醒一直到天亮
现在的过去的近的远的
快乐的难过的对的错的
现实的梦幻的你的我的
什么我都想
有时候我心力交瘁
有时候我醍醐灌顶
有时候我平静泰然
这一股莫名的力量

我不明白为什么文字一经写下来就透着忧伤。就算再振奋人心的事也不以为然。犹如满月,“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
所以不快乐的字就不要写下来了,免得累人累己,自扰也罢了何必扰人。这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吧。 我们都是凡夫俗子,谁能真正抽离,置身于事外?“高于生活”,几人能?
那就这样子吧,返归,我且受用大学的最后一个寒假。纵然不能脱胎换骨,也勉强可以焕然一新吧。我的家。

 

烦扰的心灵 - 天之涯 - 【天涯共此时】

天之涯边框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