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涯共此时】

☆思想有多远道路就有多远 思路有多开阔天地就有多广阔☆

 
 
 

日志

 
 

火焰或碎银  

2014-05-16 23:51:18|  分类: 【散文名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火焰或碎银 - 天之涯 - 【天涯共此时】

 

火焰或碎银

作者:筱敏
编辑:天之涯

火焰或碎银 - 天之涯 - 【天涯共此时】

 

俄罗斯的雪原上,站着一株无家可归的白桦。
这是冬季。博大浩渺的俄罗斯的冬季。严寒是乌紫色的,如同黄昏缓缓闭合的天空,如同荒芜深处无法窥见起始的从前的从前。归家的目光温柔,然而游移,然而惶惑,于是被风撕碎,于是大雪纷纷。纷纷飘落的目光隔断了世界,雪原上颤动一片碎银的声响。
她说:我历来就是撞得粉碎,我所有的诗篇,都是心灵的碎银。
风的呼啸是饥饿的,饥饿噬咬每一个冻僵了的生命。这株白桦是一爿孤岛。因为她依然站着,所以她成了孤岛。
假如能关闭起所有门窗;假如诗歌可以砌成城堡,回护着绿叶,以及第六感中相联的亲人;假如壁炉有炭,帷幔如眼睑开启,带有磁性的火星,嘴唇一般……
然而她是一爿孤岛,袒露的,脆弱的,任由生活的暴风雪一遍一遍劫掠的孤岛。古往今来,有哪一个诗人不是一爿孤岛呢?
就让壁炉在尘世的汪洋之中沉溺,居住在孤岛原是命定。
她说:我生活中的一切事物我都喜爱,并且是以永别而不是相会,是以决裂而不是结合来爱的。
当汪洋肆虐,咸涩的侵蚀汹涌而来,就要溺毙那高傲的额角的时候,诗歌——母亲的语言,家的召唤——真的会是乳白色的吗了?
没有绿叶并非仅仅是季节的不幸。
这株白桦是一道伤口,在雪野上斜斜划过,以一种青春的鲜活凝固着,尽是尖锐的棱角。比生命更悠长的伤口,像星星,像玫瑰,生长出诗。
裸露着站立是一种尊严。如伤口一样的裸露,是从无栅栏的,从不愈合的。而暴风雪不断地在伤口之上切割,不断地拗折细瘦的躯体,不断地践踏和覆盖。那最后的乐章如此傲岸,如此凄迷,如此顽野……手的潮水狂暴地随处击打的时候;瑟缩的大地边缘,依然有一根不曾蜷曲的琴弦。
站立是一种尊严。裸露着站立更是一种尊严。孤零零地裸露着站立是尤其贵重的尊严。如果天生便是以伤口来歌唱的,那么,为什么拒绝痛苦呢?
她说:作为一个人而生,并且作为一个诗人而死。
诗人不是一种衣冠,也不是一种食品。在需要麻木以求生的季节,在已被物欲所淹没的人群,诗人是一种多余的人。
在下雪的夜晚,在灯火尽数泯灭的夜晚,明天,是一个可眺望的梦吗?
这株白桦点燃了自己。火焰从枝桠开始燃烧,渐次向心脏逼近。
那么,就把冻僵的双手放在自己的火焰之上取暖;就把诗砌成院墙,收留那些漂泊无依的碎银。在荒芜和死寂之中,她的存在,只为提示一种生命,一种未来的生命。以自身的火焰,为自己建构一个现世中没有的家园。在今夜,暴风雪夜,提示生命只能以毁灭生命来完成。
铭刻——用冰刀,在冰上;用戒指,在玻璃上。那是一种怎样的令人惊悸的声音!假如有友人,会在遥远的睡梦中辗转反侧么?
以火焰的形式洞穿今夜,或许仅仅是为着呼救。她向空无一物的夜空说,然而夜空必定有人的幻影:
把手伸给我吧——但要待到来世!
在这里呀,我的双手腾不出空……
幻影是阻挡不住燃烧的,她像穿过影子一样穿过亲人和友人,庄严地走向人生的终点。在她的灰烬四周,闪闪烁烁,遍野星光一样,布满心灵的碎银。
这株曾经存在于过去的白桦,这株曾经点燃了未来的白桦,名叫玛丽娜·茨维塔耶娃。

 

火焰或碎银 - 天之涯 - 【天涯共此时】

天之涯边框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