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涯共此时】

☆思想有多远道路就有多远 思路有多开阔天地就有多广阔☆

 
 
 

日志

 
 

回望流年  

2014-05-10 18:34:29|  分类: 【散文名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望流年 - 天之涯 - 【天涯共此时】

 

回望流年

作者:流沙河
编辑:天之涯

回望流年 - 天之涯 - 【天涯共此时】

 

六十年前,我3岁,住在成都市北打金街良衣巷(晾衣巷),一日悄悄溜出大门,跑到巷口,呆看街边抱着担子卖糖果的,添手指,流唾液,不知不觉跟着糖果担子向前走,愈走远,涎而往返,害得家中母亲惊惶,领人四处追寻,跑遍十曲径条街巷,以为我长相乖,被拐子偷走了。最后,谢天谢地,终于在东大街找到我,还在呆看糖果担子,添手指,流唾液。
五十年前,我13岁,住在金堂县城槐树街,读初中一年级,住在金堂县城槐树街,读初中一年级,春季同本班同学由教师领队去广汉县三水镇修筑飞机场半个月,喜见盟军B29重型轰炸机雁序蓝天,远炸日寇东京去也。秋季突闻国军血战衡阳,牺牲惨痛,不得不大撤退,致使日寇追到贵州独山,陪都重庆震动,虽人儿小,我亦深切感受亡国灭种之威胁,随读文天祥《正气歌》而很快能背诵。
四十年前,我二十三岁,住在成都市布后街省文联,做《四川群众》月刊编辑,写些短篇小说,读契科夫,度马克.吐温,读莫泊桑,唱苏联歌曲,看苏联电影,崇拜斯大林,学《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到新繁县禾登乡新民社“深入生活”,赞美农业集体化,协助基层强迫农民卖粮食给国家,梦见共产主义明天,要好左有好左。
三十年前,我33岁,住在成都市北郊省文联农场,戴右派铁帽子已有八年,恶名远播,人避我如瘟疫,我避人如芒刺,昼则炊饭养猪,按季节种油菜棉花,夜则深钻《说文解字》兼读天文学的初级著作,闲适便抄《声律启蒙》自娱,观星辰,伴猫狗,看报刊而惊心,逢棍棒而丧胆,慰问五类分子之提法,怕见死清运动之批斗,犹记农场场长赠我良言有云:“不要读你那些古书,争取早日摘帽要紧!人一辈子有几个33啊!”
二十年前,我43岁,押回故乡金堂县拉锯钉箱已有九年,家抄了又抄,人跪了又跪,做不完的无偿劳役,写不尽的有罪自谴,想起昔年农场,好像梦回天堂,落到今日绝境,便是身陷地狱。
十年前,我53岁,回到省文联《星星》编辑部继续做反右派运动前我做过的那个工作已有五年,得了奖,出了国,张了脸,翘了尾,说些捧场话,写些帮腔诗,拼命积极,改革就像是我家事务,抱病工作,胃病似乎是他人溃疡,著文随抛新名词,发言乱骂老棍子。
今年,我63岁,住在省作协宿舍楼,身衰杞柳,诗散云烟,壮志已全消,往事眼前过电影,痴心将半冷,旧交头上起霜花,淡淡的悲伤,深深的惆怅,演南华经成现代版,仿东方朔著Y先生,提篮去买菜,写字来卖钱。
每一个前十年都想不到后十年我会演变成何等模样,可知人生无常,没有什么规律,没有 什么必然,或富或贫或贵或贱,或左或右或高或低,无非环境造就,皆是时势促成。
所以我要劝人:你可以自得,但不应自傲;你可以自守,但不应自卑;你可以自爱,但不应自恋;你可以自伤,但不英自弃。

 

回望流年 - 天之涯 - 【天涯共此时】

天之涯边框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